<em id="nlf01"></em>

    <div id="nlf01"></div>

    <dl id="nlf01"></dl>

      <div id="nlf01"></div>

      <dl id="nlf01"></dl>
      <dl id="nlf01"></dl>
      <dl id="nlf01"></dl>

      資訊中心

      金山網絡 渡過生死線

      2012-09-25來源:金山安全中心

      摘要:金山是從死亡線上活過來的。沒3Q大戰,金山兩年前可能已經崩盤。沒網盾被截殺,傅盛可能沒機會入主金山。沒血腥的紅海競爭,就不會有獵豹和毒霸的特立獨行。這先是保衛戰、游擊戰,再是反擊戰、運動戰。夾雜著人性、博弈、恩怨、和江湖。

      關鍵詞:金山網絡 傅盛 渡過生死線



      云科技 渡過生死線

       

              金山是從死亡線上活過來的。沒3Q大戰,金山兩年前可能已經崩盤。沒網盾被截殺,傅盛可能沒機會入主金山。沒血腥的紅海競爭,就不會有獵豹和毒霸的特立獨行。這先是保衛戰、游擊戰,再是反擊戰、運動戰。夾雜著人性、博弈、恩怨、和江湖。

       

              文/程苓峰-云科技

       

              金山是長期不被看好的。有句話雖然難聽但夠真實:你們在等待一個永遠不會吹響的《集結號》。

       

              金山網絡所在的安全領域有個地位穩固且手段彪悍的領先者360,你不可能撼動它。視360為頭號大敵的騰訊投資了你,要你在360的后防線上拖住360,但騰訊自己也做安全也不排除投資其它安全商。你成為兩巨頭交鋒的棋子。你在拖住360的戰線上殫精竭力,給騰訊主力留出輾轉騰挪的空間。騰訊作為二股東卻不會對你的生死盡全力。

       

              這個判斷相當程度上是個共識。每當作為金山網絡CEO的傅盛在微博上對360和周鴻祎百般揭露斥責,多數人都不把他看做獨立個體。騰訊和雷軍棋盤里的一顆子而已。

       

              但總有預料之外。傅盛入主金山2年后的業務數據足以得到重新審視。第一,有守。金山毒霸月覆蓋1.2億用戶日活躍5000萬,全線產品客戶端月覆蓋1.5億僅次于騰訊、360、搜狗。跟360安全衛士用戶共存率低于20% 。第二,有攻。金山電池醫生APP月活躍3000萬在20個國家列第一。這款產品3個人開做現在10個人,沒花一分錢推廣。金山全線產品在蘋果系統上的用戶量超過360。獵豹瀏覽器發布當天百度指數15萬遠高于對手。第三,商業成功。兩年前產品全線免費,現在增值收入已超過金山毒霸歷史峰值,估計今年2.5億。

       

              它活過來了。雖然活過來,卻是非常態。年輕如傅盛也承認死去才是常態。金山在過去兩年有三種死法。

       

              第一,可牛與金山合并不順利,團隊崩盤。95%的合并都失敗。何況是用可牛這小青蔥去合并金山這大老粗。金山20年歷史盤根錯節雷軍都撒手了,08年辭職。78年生人傅盛頂著CEO頭銜,有一段不堪回首的過去和一張稚氣的臉,江湖流傳此人心高氣傲。

       

              第二,立身未穩,被360絞了。2010年周鴻祎放話說當年有家安全廠商會死,都知道是金山。其實那一年瑞星和江民基本都癱了。360攔截可牛殺毒也攔截金山網盾。沒人攔得住,騰訊也不行。

       

              第三,沒被絞死,但產品層面無法超越360。在股東騰訊的保護傘下茍延殘喘做一具行尸走肉最終被拋棄。這個死法,就是文初所說的“等不到集結號”。

       

              倒過來,金山的活法只有一個。傅盛率領一只互聯網力量駕馭住并改造被傳統軟件思路和管理體系束縛的金山團隊后,在移動和安全的紅海里找到重生之路。

       

              重生之路必須是顛覆性的。找到一塊戰略高地短時間內向下俯沖,才有可能打破大公司投入重兵的血腥圍剿。一個產品是獵豹,以設計為中心重新發明瀏覽器。另一個是手機毒霸APP,以極簡為風格開辟嶄新的移動殺毒。

       

              這是個融雜了人性、管理、恩怨、博弈、創新于一體的精彩故事。


      傅盛2010·光腳疾走

       

              2010年可牛和金山合并前傅盛去珠海見過一次求伯君。那大致是在3Q大戰爆發的10個月前。老求的判斷是:360成不了。雖然用戶量極大但沒什么收入,估計它掙不到錢然后糧盡而亡。傅盛不同意。

       

              當時的金山跟這個判斷神似:跟互聯網脫節。

       

              20年歷史的老金山旗下幾個業務:網游掙點錢但排老十,基本不增長。WPS不掙錢。毒霸被360節節逼退中。詞霸半死不活。08年雷軍離職。之后兩年整個公司受制于典型的財報文化而不研究產品本身。有利于短期數字的就做,不利于或者不能保證有利的不做。財報文化的悲哀就是連財報也保不住。金山市值從07年上市到現在沒增長。

       

              迫不得已。于是有了雷軍回歸。有了把各業務子公司化再管理層持股。有了傅盛創立的可牛與金山安全業務合并組建金山網絡。

       

              雷軍的算盤是:金山沒思路但有個幾百人研發,還有一個上市的殼,找一個有思路的人激活它。而創立可牛之初就被360秒殺的傅盛的算盤是:接管這支部隊和它的用戶根基節省自己從頭打拼的時間,快速趕上與360正面交鋒。

       

              風險是同一個:不改革等死,改革找死而且死得更快。傅盛之前是跟周鴻祎鬧翻才出360創業的,這兄弟情商不高,江湖上印象是心高氣傲。被老東家起訴成“圖謀不軌”的嫌疑人。老金山人不信任你,懷疑你帶自己人來清洗;也懷疑你的能力,金山走下坡路,如不能很快扭轉,這些懷疑會隨時爆發

       

              家中有怨必招外賊。360、搜狗、YY語音、百度都跑過來開高薪挖人。那個時點很可能出現的局勢是:只要一個骨干走,所有人都可能走。洪水一旦決堤,誰擋得住。

       

              傅盛在決定接手金山的48小時內作了幾個決定。搶在懷疑發酵之前。

       

      一、不是做一個全新的創業公司,不尋找新業務,而抓住傳統核心:安全。全力以赴打好安全這第一仗。

       

              當時毒霸日活躍用戶只有700萬,且仍以每月50萬的速度下跌,360殺毒免費導致收入銳減、士氣低沉。傅盛一定要在這個根基上扭轉,沒第二條路。蘋果靠iPod才重新奠定江湖地位,但喬布斯回蘋果第一件事不是做iPod,而是先把Mac做好守住根基。

       

              有人問安全可以作根基嗎?傅盛說任何一個市場都不可能一家壟斷。有QQ還有MSN,有優酷還有土豆。金山要做老二,做了老二就安全。第一步不是要干倒360而是要干倒卡巴斯基和瑞星。

       

      二、一定要在短時間內打個勝仗。當時的金山不指望打一場顛覆性戰爭,但急需一個小勝來激活人心。就算游擊隊趁天黑出去偷了幾門大炮回來,也行。

       

              管理的最核心就是達成目標,第一的目標就是要增長。中國的GDP必須要保住8%,少于這個數字就會出亂子。金山跟這個社會也神似,積弱、問題多、人心思變、懷疑和憤怒隨時發酵。

       

      三、金山毒霸永久免費。

       

               360用免費把行業打得七零八落,但金山一直下不了決心跟進,財報扛不住。到了傅盛這里,歷史包袱與我無關。

       

              此外,取消掉用戶卸載毒霸時彈出的挽留界面,取消掉委托網站聯盟安裝金山產品。傅盛不哀求用戶同情,不要沒質量的用戶。要做有口碑的軟件。否則死路一條。

       

      四、砍產品。狂砍。

       

              金山七八條同時進行的老產品線只剩下兩個:毒霸和衛士。尤其是砍掉金山網盾。這個產品是老金山人的驕傲,做到總用戶8000萬,“用來打敗360的唯一期望”。但360用不兼容一夜就殺掉90%跌到700萬。

       

              當晚技術副總裁陳勇就崩潰了。嚎啕大哭。

       

              周鴻祎砍了不算,現在傅盛還要再砍一刀,從700萬直接砍到0。理由就一個:不砍網盾,不集中力量,金山就是死。你理解得砍,不理解也砍。

       

      五、單兵突進。

       

               當時的二難在于,你很難帶領一幫懷疑你的人去干好活,但若沒好活出來懷疑就會變成造反。傅盛和CTO徐鳴帶了可牛20人精銳團隊到金山大本營珠海封閉開發。先改造金山衛士,然后是毒霸。這是跟360安全衛士和殺毒一對一正面PK的兩款核心。只改造研發,營銷、市場、客服一年不動。

       

              這是不對公司立刻做全方面改善的前提下以點帶面,通過試點改變研發結構。讓老人看到這幫外來人的實力,看到小組化協同工作的效率,看到快速迭代不斷推出新版本的實戰。

       

              以上五點落定鋪開后,還有兩點。

       

      六、做個野蠻人。

       

              幾刀砍下來,老人看傅盛的眼光不再是懷疑,而是“你傷害了我們的感情”,“你是個異類”,“你打破了內部和諧”。那就做個徹底的野蠻人,實話都抖出來。金山就是因為因循守舊、表面和氣才落后挨打。金山業務最大的障礙就是思想和方法,這是金山的瓶頸,必須改變。

       

      七、砍組織架構。

       

              所有高級總監、總監、高級經理這樣的title全部取消。整個公司從十來個層級砍到只剩3層:管理層+骨干層+執行層。管理層一竿子插到底,直接過問產品細節,直接跟一線員工和用戶溝通。

       

              再砍掉所謂的技術、產品、運營、市場、銷售、售后這些部門區隔,全部打通,把所有職能圍繞產品線重新組織起來,實際上整個公司只剩下兩個部門,毒霸和衛士。所有人為產品服務。產品跟研發、市場再也不是平級了,我是你的BOSS。

       

              其中的波瀾壯闊、軟硬兼施留著后面細說。最終結果是OK的,傅盛團隊挺過了這一段疾風驟雨,研發骨干團隊基本算穩定住。但風險確實太大。好奇歸結到一點:你當時到底有幾成勝算?

       

              傅盛回答是:最堅實的后盾還是人心。其實大家都想改變,想做成一件事,這是新制度能推行下去的核心原因。只需一個膽量去扣動扳機。利益被洗牌,習慣被打破,感情被傷害,但做強的愿望高于一切,洗刷前恥的決心洶涌澎湃。反對是表面的,支持才是深層次的。

       

              傅盛當時說:如果我現在哄著你,三年后敗了,你們還是會罵我。我對你們的青春負責,就是帶領你們殺出去。《拯救大兵瑞恩》里死了那么多人,但指揮官說他一點不難過,不那么指揮就會死更多的人。

       

              僅僅4個月后就見到效果。2010年10月360推出QQ保鏢3Q大戰爆發,騰訊搞了二選一。要卸360就必須給出非騰訊的第三方替代方案,當時只有金山一家同時有殺毒和安全的全套產品并且性能完善。這歸功于幾個月前傅盛叫停其它業務,全力打造這兩款核心產品而在3Q大戰前一個月推出。騰訊二選一三天后金山毒霸日活躍從700萬漲到1200萬,衛士從200萬漲到1000萬。兩家建立同盟。金山人第一次覺到傅盛是對的。

       

              問題是:這是踩到狗屎運了吧?神仙打架,你撿便宜。

              傅盛不以為然。他早有兩個判斷。

       

              360勢力越大就越會成為一只孤軍。安全產品對所有互聯網應用都有殺傷力,這一點,在3Q大戰前沒人比周鴻祎和傅盛這兩個打開潘多拉魔盒的更清楚了。當安全和殺毒的覆蓋率漲到70%以上行業里會形成一股反360的力量。誰是360最大對手誰就會得到最多支持。所謂合縱連橫。也是安卓孤立蘋果的策略。這也是傅盛要“報答”周鴻祎,在離開安全業18個月后依然瞄準的機會。

       

              3Q大戰定會爆發。周鴻祎一定不放心QQ,據說在QQ保鏢出來前,360就對珊瑚蟲QQ感興趣并且找過這個開發者。據說周鴻祎也找過馬化騰,期望相安無事否則會出QQ保鏢。但這種信任難以建立。我作為第二大客戶端對你威脅巨大,你一定會卸掉我,那我就先發制人。這跟360推免費殺毒的邏輯一致:殺毒商一定會推安全衛士威脅我,那就先發制人。一旦360與騰訊不可調和,騰訊需要盟友。

       

              其實這正是周鴻祎本人所擅長并向業界推廣的柔道戰略,借力打力。傅盛還常常推薦一本書《商戰》,這也是多年前周鴻祎推薦的同一本書。江湖真有趣。

       

      陳勇·輾轉

       

               陳勇感覺是個老實人。在美麗安靜的珠海給金山做了十多年研發。79年出生屬羊,青春都給了一家老公司。金山網盾被360卸掉90%那夜嚎啕痛苦。卻也奔放熱情。微信頭像是一個人在湛藍天空下凌空一躍張嘴大叫。簡言之,可靠、耐用、期待爆發。

       

              傅盛看準這位研發副總裁的脾性正代表老金山的縮影,才堅定推出改革疾風驟雨。卻不代表陳勇本人沒想過放棄。一旦陳勇放棄,金山珠海的研發隊伍難免震蕩。

       

              陳勇數了三個放棄的理由。

       

      一、傅盛彪悍,但金山文化是內斂委婉,沖突大。

       

              老金山只要任務完成60%就不懲罰,傅盛來后出錯就直接罰錢,就算開會遲到也罰。傅盛一句話沒當心把一個技術骨干氣走了,這人是陳勇苦苦幾年才請到珠海的鐵桿。他臨走時扔下一句:“我不是傅盛想的那種人!”可傅盛是個想說什么就說什么的野蠻人……諸如此類,陳勇夾在中間兩頭受力。

       

      二、傅盛砍產品在情感上傷害了金山人。

       

              網盾確實是個好產品,從側翼打360。但傅盛把網盾廢了合并進金山衛士。一顆火種掐滅了。陳勇也不理解。他想做更好的網盾去打敗360。他告誡傅盛:你不要一進來就推合并,你應該先把金山人安撫好,你這樣會導致情緒反彈。老金山人太委屈:我們在外面被360干,在內部就被傅盛干。陳勇不是沒有聽到過這樣的話:老大帶我們另立門戶吧。

       

      三、沒安全感。

       

              尤其在傅盛這個野蠻人那里更沒有。在我不知道能不能信你的時候我寧肯信自己。對合并消極,保留付出,不投入。陳勇覺得傅盛不能理解老金山,這群人在最艱苦的時候經歷過怎樣的磨難。工資低、江湖地位卑微、對手強悍,但聚在一起是為做點事。如果傅盛來一次清洗,以前就全白付出了。

       

              傅盛對陳勇說:“我理解你的感受,但不認同你們的做法”。

       

               合并前陳勇和傅盛談過一次,他們都認為可牛和金山必須合在一起,兩個人綁在一起干。但陳勇不斷受到老金山人情緒影響。陳勇也是老人,難保持中立。調整不過來,就痛苦。跟傅盛喝了很多次酒,兩個人這輩子都沒喝過這么多酒。話都說盡了,只剩喝了。

       

               有一點可以肯定,兩人都自視清高,不是喜歡喝酒或者欣賞以酒結友的那種人。英雄至此,只因情勢所逼。
      兩年后陳勇對當時的狀況給了一句真話:幸虧傅盛領頭開發的金山衛士口碑不錯,幸虧緊接著就是3Q大戰;再延后幾個月,局勢就把握不住了……

       

              這反過來印證了當時砍產品、疾行軍的正確。傅盛抓主要矛盾:保GDP增長8%,你們不干活我來干。把以前集團許諾未兌現的股票獎金都兌現了,該喝的酒喝了,談不通的就不再理會。全力以赴加快節奏,做產品。不要停滯在以前的情緒里,而是建立其對新公司的期待。不是不照顧情緒,而是正面戰場壓力太大,照顧情緒就全軍覆沒。

       

              令陳勇一直堅守到3Q大戰爆發的那根弦是理智。情緒上來了就沖動想走。休假幾天靜下來腦袋可以干活了,就知道傅盛是對的。這條主線一直貫穿陳勇幫助傅盛主政的思路:把金山從一個技術+策略的公司改造成一個產品公司。

       

              在被360免費殺毒猛烈沖擊時,金山的思路不是通過單一產品去正面PK,而是在想所謂的策略。這個策略就是做一系列產品去合圍。于是有了海星計劃,把所有跟安全相關的產品整合起來形成平臺,多款產品合力去打擊360。在對單款產品沒信心就想打群架。管理層對具體產品的特性、細節的亮點不關注。言必稱策略,言必稱平臺。

       

              傅盛問:你連一款產品都做不好如何能做好一系列產品。互聯網一定要單點切入,一根針扎痛神經。砍掉冗余集中力量后,產品的生命力就自然體現出來。傅盛對產品有超越常人的信心。心無旁騖的從容做單款產品,不擔心萬一失敗怎么辦。周圍人的工作效率、積極程度自然轉變。

       

              之前的產品能不能做最后是財務說了算。之后是產品經理說了算。之前的高管不會留QQ號給用戶投訴,不會泡論壇,不會用微博回答網友問題。之后這幫人都這樣干。之前大會小會都在強調前景和戰略。之后的大會小會都在講產品。之前的管理周會產品人員頂多占參加人數的20%。后來是80%。之前有資格跟老板對話的是技術,后來變成產品。產品人員規模增長兩倍。

       

              一次全體員工大會,CEO同志把金山手機衛士和電池醫生這兩款產品拿出來比較,都是細節,每一個頁面每一個用字都拿出來說道道,足足兩小時。坐臺下的員工就算什么都沒聽懂也知道了一件事:不鉆研產品在這家公司就沒法呆了。毒霸彈窗界面上的文字傅盛都會逐字斟酌。相關郵件他會親自提意見。這些活兒以前都是排在公司層級第七層的產品經理拿主意的。

       

              結果是最近一年殺毒行業的創新大部分是金山帶動。純云端的殺毒軟件,大幅加快運行速度。毒霸2012下載只要10秒。在第一個用戶訪問的30秒內就發現95%的未知木馬,而傳統病毒庫要幾小時。用獨立虛擬環境解決看片不中毒,網購敢賠……如此等等你大概都不知道,都是金山創新。

       

              對傅盛而言,作為CEO就是在接手金山頭48個小時做出7個決策,剩下經年累月都是在做個產品經理。金山就慢慢從一個CEO談戰略的公司轉變成一個產品經理說產品的公司。

       

      陳睿·二進宮

       

              陳睿跟陳勇一樣是金山老人。但在雷軍08年辭職后不久也溜了。創立貝殼安全。之后貝殼與可牛合并,再跟隨傅盛重回金山。陳睿思路清晰言語犀利,他有兩個觀點:雷軍是金山的靈魂,雷軍走我也走。可牛跟金山合并無非是給金山再找回靈魂。要的就是傅盛和身邊這幾個人,有互聯網意識的年輕人。

       

              跟360的競爭只是表現方式,從策略+技術到產品主導只是個側面,金山本質上是要從軟件企業轉型到互聯網企業。雷軍找傅盛接力,不是要把360打敗而是要金山在互聯網時代立住。360的壓力是個機緣,沒命懸一線的壓力就不會有痛徹骨髓的求變,就不會有雷軍回歸、傅盛主政。成就自己的是對手。

       

              互聯網企業產品是唯一的核心。而軟件企業還是傳統的業務思路,研發、市場、渠道、零售、售后都并重。互聯網企業的其它流程可以變得很短,產品本身就有推廣的能力。互聯網上的東西好自然就有人知道,人多之后,產品本身就是渠道,用戶就是渠道。

       

              事關產品的問題沒有小問題。每個用戶反饋的問題都是典型問題,都必須解決。解決了每一個個性化小問題,就解決了一類型的問題,產品就能全面提升。以點帶面,而不是從面入手。之前客服收到的問題不反饋到研發,之后要求研發直接給出反饋給客服,然后再反饋給管理層。

       

              互聯網企業不需要純粹的管理者。互聯網本身是個效率工具。傳統企業里最稀缺是管理者,規模變大后的管理問題是傳統企業的核心問題。銷售渠道和品牌可以復用,產品線越多就越賺錢。所以工種越來越多,運轉效率越來越差,需要管理者來提高效率。大部分管理者眼里公司就是一張張報表和組織架構圖,而看不到后面的產品。

       

              但互聯網哪怕是單一業務只要做得足夠好就能獲得足夠收益。典型是百度。所以更需要業務一線的專業人才不需要管理者。互聯網讓業務環節急劇變少,不需要管理。Instagram十個人能服務幾千萬人,回到過去一定要上萬人,要幾十個工種,要管理制勝。傳統企業里業務最出色的人會被提拔成管理者。但在互聯網要把層級簡化釋放CEO的精力直接插手細節。

       

              傳統的毒霸是包裝在盒子里跟用戶見面。如果只有一個新功能點就難以打動用戶。老毒霸的盒子上一定會有五大創新、六大突破之類的花俏,連陳睿自己都搞不懂的玩意兒。但沒這個就賣不動。在互聯網上,使用的第一感覺就決定是否會繼續用下去,誰也不會問后面有沒有五大創新。傳統企業只做一個點會敗,互聯網公司連做5個點會敗。

       

              傳統企業要穩,互聯網必須快。但怎么快卻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簡單才能快。快源于簡單。砍掉產品線是一種簡單,最重要是人要簡單。傅盛就是個簡單的人,簡單到讓人感覺野蠻。老金山的管理者大部分去了其它部門。剩下一個年輕人的管理團隊,沒歷史包袱,都從一線崗位提拔,都很窮,目標一致,都明白不做好就是死。非常簡單。半年時間重塑金山產品線。

       

      劉新華·第二種死法

       

              即使在2011年末毒霸日活躍達到3千多萬時加入擔任CMO,劉新華依然形容金山為“根基脆弱”。原因是用戶黏性差,且離錢太遠。這個做市場和品牌的老家伙要比傅盛這幫產品人更現實。產品是做得不錯,但摧毀你并不難。這就是所謂的第二種死法,被絞殺。

       

              毒霸是個“被動”的產品,雖然覆蓋量大但每周更新、后臺運行。你跟用戶接觸點少、頻率低,品牌認知度不強,貌似海量的用戶隨時會被取代,被攔截之后用戶覺得什么都沒發生。你是個頭挺大的保安但我不覺得你有價值,勤懇踏實但不能帶來快感。

       

              于是6個月埋頭研發之后2012年5月獵豹瀏覽器推出。

       

              瀏覽器跟IM一樣是用戶電腦里駐扎時間最長的程序。一定要進入。只有離用戶夠近、呆的時間夠長、交互足夠多,才能建立用戶感知。只有被他認識了,在你被截殺之時才會跳出來幫你喊冤。就算死,也能死得轟轟烈烈。一定要有鮮明的自我特色,要被強烈感知。

       

              于是不叫金山瀏覽器或者安全瀏覽器,叫獵豹。獵豹跟金山不一樣,就像微信跟QQ不一樣。金山老成但獵豹年輕。金山可靠但獵豹要酷炫。要針對高端用戶要有粉絲,他們不僅是用戶。任何人要滅你他們就會跳出來,他們有影響力,對手就不敢肆無忌憚。

       

              依靠毒霸和衛士推出的金山導航解決第二個問題:錢。現在金山導航頁日流量5000萬,逼近搜狗進入個人導航第一陣營。每日日搜索3000萬,是搜搜第一大流量伙伴,年內可成為百度聯盟、淘寶和京東等電商體系前五的流量伙伴。接下來還有游戲。毒霸月收入達歷史新高。

       

              以前你就是你,但現在進入幾大巨頭決策層的短名單。你的流量對它們有商業價值,在互聯網商業體系才第一次有了江湖地位。如果今天再被誰絞殺就不再孤立無援。跟你有共同的商業利益,幫助就是切實的,而不再只把你當做騰訊的棋子。

       

              在加盟快一年的時候劉新華才認為金山不再“根基脆弱”,成為一股穩定的江湖勢力。但問題是獵豹真的能不被山寨嗎。

       

      徐鳴·活法

       

              CTO徐鳴被稱為“二師兄”。大師兄是傅盛。從7年前360安全衛士出生開始就跟傅盛搭檔。兩人一起沖動得要離職、一起去跟周鴻祎道歉、一起創立可牛再入主金山。傅盛寄望以此涅槃的獵豹是徐鳴在做。徐鳴說我們要重新發明瀏覽器。

       

              今天的瀏覽器跟06年的殺毒神似。瑞星、江民、卡巴…人貌似很多,它們的盒子面上都寫著五大創新+六大突破一堆專業術語,徐鳴說都是些我看不懂的話。那時選擇殺毒不是因為品牌而是因為渠道,正巧你放在我眼皮底下。

       

              等到360殺毒一出全部被打回原形。五大創新和六大突破全部不管用,基礎功能免費最管用。渠道和促銷也不管用,360直接彈窗推薦最管用。可以說360重新發明了殺毒。

       

              2012年的瀏覽器市場也是如此。360、搜狗、遨游…你真明白它們有什么不一樣嗎。大家都彈泡泡,真的以用戶為中心嗎。選擇誰依然不是因為品牌而是因為渠道,你看到一個彈窗,說不安裝我就不安全。我們都“被用戶”了。貌似強手如林但缺乏對用戶有強烈感知的品牌。

       

              獵豹瀏覽器以設計為中心。iPhone的功能諾基亞全部都有,但完全變了一套實現的方式,讓一個人用起來順滑可親的方式,比如用指頭去滑動而不是敲擊鍵盤。

       

              傳統瀏覽器不是以設計為中心。它的主要方式是平鋪和疊加,多了一個功能就多加一個按鈕,導航條越發擁擠,用戶形成條件反射想要個功能就去導航條找,90%的按鈕90%的人都沒點過。這是一套工具軟件的開發習慣,產品是工程師的玩物,有個問題就開發個功能和按鈕。前提是每個用戶都有足夠多的技能去學習。但用戶是懶的。等到學不會用電腦的老人和小孩一上手就會用iPad,才知道工程師沒穿底褲。

       

              獵豹的定位是酷炫。酷炫不是一個功能點,而是一整套幾十個功能點以及把它們攢起來的那種感覺。功能不是平鋪而是分級,徐鳴說功能不是眾生平等的,重點才能突出。功能不是疊加而是即用即顯,不是都擺在導航欄,而是藏在你剛好要使用它的那個時點的鼠標下面跳出來給你看見。

       

              要把產品由工程師的玩物變成設計師的玩物。組織架構打散,以設計師為中心以UI交互為主線。設計師最在乎的事情是酷和爽,他是個感性動物,產品經理的功能和研發經理的技術是幫我實現我的夢想。喬布斯把人文和科技融到一起。傅盛的做法是讓人文統帥科技。砸了大價錢請最好的交互設計,然后讓他指揮金山。

       

              這是金山從傳統軟件公司轉型互聯網公司后的新一次升級。上一次是全身心融入互聯網這個效率工具。這一次是讓互聯網這個效率工具為人服務。張小龍說微信不是為了讓人省錢而是為了讓人用的爽。產品經理們開始琢磨如何用感性統帥理性。省錢和效率靠近理性和科技這一端,爽和酷炫靠近感性和人文這一端。

       

              但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傅盛說得有激情。設計師是有激情的人,所以為我服務的研發和產品都得有激情。設計師說不滿意就不滿意,不是你交出一段代碼和一個按鈕我就滿意。我只要爽的感覺,我就是要跟人不一樣。北京空氣糟、房價高、交通堵、權貴多,我們卻還要在這里就為一個實現夢想的機會。

       

              團隊是無層級管理。沒任命郵件,沒工資報批,沒有領導,沒有誰管誰。每個人根據自己的意見去形成觀點,被認可,然后迅速的相互結合,自由是互聯網的精髓。最后自然會形成某些領袖,但不是管理者,他們靠個人魅力而不是其它。

       

               這被金山內部叫做“原生態”。在這個原生態組里扎了6個月的徐鳴認為,獵豹能輕松吸引幾千萬用戶。

       

      傅盛2012·俯沖

       

               金山的第三種死法和唯一的活法其實是一個問題:做出自己的iPod顛覆行業,否則就只能活在360和騰訊的陰影下茍延殘喘。傅盛心高氣傲。九死一生活下來,不可能不奮力一擊。獵豹是一個產品,還有另一個,瞄準移動互聯網。

       

               移動是一次洗牌機會。但跟互聯網初期全然不同,這里已經是傳統競爭模式。互聯網初期是跑馬圈地各有各的興趣和路數,活下來就占山為王。而現在巨頭對新業務的重視和新對手的警惕前所未有。傅盛用《三體》星戰里的黑暗叢林法則來形容:甭管是誰,只要聽見一聲狗叫,一槍過去打死再說。米聊敗于微信,是案例之一。

       

               巨頭們打著“微創新”的旗號山寨,結果就是拼資金、拼規模、過度競爭。這些只有大公司才拼得起的東西,草根不可能活下來。移動互聯網貌似全新但紅海一片。資金+渠道+抄襲,成為大公司操刀的屠宰場。某家巨頭投入的預裝費用就是1億,你怎么活得下來。

       

              產品經理式的打法,找到一個亮點然后深耕細作就成就事業比如迅雷,這樣的故事一去不復返。單點創新一定被秒殺。答案是系統重構。iPhone重新發明了手機,但如果不重新發明手機,iPhone就永遠沒機會。產品經理的單點突破讓位于架構師的系統改造。

       

              但系統改造須有高度。傅盛說,要創造一個新的高地,用最擅長的打法做出與眾不同的產品,然后傾盡全力在短時間內往下俯沖,才可能在時間窗口內打破大公司的封殺。所謂新高地,就是一個未被滿足的需求,用一個新產品去快速占領用戶的心智。比如把王老吉等同于涼茶。

       

              具體實踐就是安卓版手機毒霸。首先放棄蘋果市場,封閉系統上沒有安全問題。其次繞開傳統移動軟件的固有思路,不幫你列黑名單、不幫你攔截騷擾短信、也不幫你找回丟失的手機。

       

              就直接解決安卓用戶的最痛苦:你不知道下載的APP是否安全,不知道哪個APP在偷你的通話記錄和定位信息,更甚至你的私密短信。這很像當年360安全衛士出道的把式,但遺憾的是其它人沒做,包括360。然后再解決所有用戶的痛苦:不喜歡在這個小屏幕上放廣告。

       

              手機毒霸是迄今最簡單的安全產品,只有兩個按鈕。一個按鈕是查毒,按下去把所有正在干偷竊的APP都列出來,打個X就能把所有偷竊功能禁用把所有惡意廣告干掉。這個界面一定相當震撼。另一個按鈕是APP管理。

       

              對手不能模仿嗎?傅盛說要堅持獨特定位。我一直只有兩個按鈕,一直只做這一個事情。就算你抄了我的功能加在一堆按鈕里面,用戶不會用。我的最簡單,一打開就會用。用戶就知道我專門干這個,但不清楚你也能干這個。

       

               第二道防線是時間差。涉及到掃描每個APP的最底層識別要些功夫。在被你模仿出來之前就扎深,在一兩年內我總比你好一個段位。需求是普遍存在而且饑渴的,一年內我能覆蓋到臨界點以上。

       

              第三道防線是專注。大公司核心產品線多,招聘慢創新少,無論如何會被拖倒。雖然百度的管理能力被詬病,但它用深度來解決廣度的問題。簡單是個很復雜的詞。再牛的領袖精力總是有限,做不到在十幾個產品線上穿梭。大公司也很難同時短期內協調幾百人和幾億資金來跟我打。小公司只要上下都做到只想一件事,就能爆發無窮的想象力。

       

              傅盛說,能集全公司力量打一場戰爭,我有勝算。還沒跟360正式打,這幾天手機毒霸卻先被19家廣告商聯名討伐。當年360崛起也只是把惡意插件單個拔掉,但手機毒霸卻針對所有APP的惡意廣告。一將功成萬骨枯。金山是算活了,但還需一片新疆土一次大戰役才會被扎實認可。

       

              之后的故事正在發生,但之前的故事到此完結。

       

      肖潔·旁白

       

              肖潔從雅虎時代開始就跟著周鴻祎。然后追隨至奇虎創立。再跟傅盛和徐鳴一起鼓搗360安全衛士。08年肖潔離開奇虎去百度,不多久傅盛也跟周鴻祎決裂而離開奇虎。1年半后肖潔再離開百度跟傅盛徐鳴匯合于可牛,追隨至今。

       

              看起來這是一個沒事不惹事、有事不怕事的女人。

       

              問:凡事針對周鴻祎,而被外界看做是雷軍和騰訊棋盤的一顆子,傅盛如何看。

              答:在360最強的安全核心上我們撕開了口子。認為我們是棋子、活不長、很悲催的那些人,不知道有幾個是有勇氣、有能力挑戰360的。

       

              問:傅盛這些年有什么變化?

              答:360時鋒芒畢露,寧折不彎,不顧忌別人感受。可牛時與投資人打交道視野更開闊,金山之后開始能容忍不完美,思考大勢。可牛和金山合并發生那么多沖突,換了之前他會暴怒,但現在能處理不錯。這是產品經理向創業者的成長。

       

              問:為什么能成長?

              答:責任更大。需要快速蛻變。一家公司的未來取決于CEO的格局。

       

              問:缺點是什么?

              答:嘴硬心軟。批評時嚴厲,下手處罰時卻軟。

       

              問:周鴻祎和雷軍如何影響他?
              答:一個是極致的做事方式。一個是順勢而為的思考方式。

       

              問:即使是從外界眼里,傅盛何時會走出周鴻祎和雷軍的影子。
              答:看公司成長。兩年后會有大變化。

      更多>>免費殺毒下載

      分享到: 復制地址 新浪微博 騰訊微博 QQ空間 朋友 開心網 人人網 百度空間 搜狐 網易 豆瓣 淘江湖 百度貼吧
      福建快三开奖结
      <em id="nlf01"></em>

        <div id="nlf01"></div>

        <dl id="nlf01"></dl>

          <div id="nlf01"></div>

          <dl id="nlf01"></dl>
          <dl id="nlf01"></dl>
          <dl id="nlf01"></dl>
          <em id="nlf01"></em>

            <div id="nlf01"></div>

            <dl id="nlf01"></dl>

              <div id="nlf01"></div>

              <dl id="nlf01"></dl>
              <dl id="nlf01"></dl>
              <dl id="nlf01"></dl>
              长沙一条龙 广州小姐地址 百人炸金花有顺序吗 专家杀六码 盛兴秒速时时开奖 欢乐二八杠作弊器 时时彩胜率最高的买法 中日韩美女模特图片 百人炸炸金花手机版下载 真人游戏导航